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校园小说  »  【我和Y老师的sm生活】(02)【作者:cscqqqq】
【我和Y老师的sm生活】(02)【作者:cscqqqq】
字数:7678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二章我就这么被女人强奸了?

                 1

  我拘谨地坐在客厅里,而Y老师正不慌不忙地收拾着东西。

  我现在在的地方是Y老师的住处——坐落在我们学校附近的教师公寓。虽然装修和物业设施都非常高档,房价也很优惠,但入住率其实非常低。大部分已婚教师都在本地买了别的房子,未婚教师人数很少,而且结婚之后也会立马买新房。这栋名义上的教师公寓最后就变成了纸面上教师保有产权实则对外出租的公寓了。有住不惯集体宿舍的同学就会来这租房,当然这个公寓的存在也给不少小情侣提供了交欢的场所。像Y老师这样的年轻单身教师能长期居住在这个公寓的实在是少数。

  明亮的客厅、摆放整齐的沙发和茶几、宽敞的卫生间/ 浴室、干净利落的厨房、还有相对来说比较宽敞的阳台……作为情侣居住来说实在是太合适了。唯独她的卧室现在关着门,我并不清楚里面什么样子。

  不过此时我根本无心享受坐在沙发上所带来的愉悦感,脑海里不断回想着两天之内发生的一系列匪夷所思的事……

  首先是昨晚,本来在房间享受独处宅男生活的我差点被一个身材火辣的美女视奸,然后得知这个美女是我的班导师;

  今天早上大学开学第一堂课,莫名其妙地发现昨晚到我宿舍视察的班导师就是我们班的英语老师;

  正当我大脑完全当机的时候我被她揪起来做了一段不过脑子的即兴演讲,讲完就莫名其妙地被她下课后留到办公室去领取奖励;

  而到了办公室之后Y老师竟然让我帮她整理学生档案,明明是奖励我却让我迷迷糊糊给她干了两个小时的私活;

  等到好不容易把全班的新生档案都整理完之后她以请我吃饭答谢我为由把我带到了这间公寓,而所谓的请客吃饭就是叫了外卖拿到她的公寓来吃而已;
  吃饭期间她像查户口一样询问了我的各种家庭背景亲戚组成,我和家里的复杂关系倒是对她进行了隐瞒,但我姐在国外留学的事她却丝毫不放过;

  然后她现在要以饭后喝点什么为由,也不知道在房间里收拾着什么,隔着门我只能听见她来回踱步的脚步声……

  我对整件事的爆炸性发展进度感到蒙圈。昨天她进了我的房间,今天我就进了她的房间,这样的师生关系想必全世界也找不到第二对了吧。

  Y老师从房间里走了出来,拿着一瓶红酒和两个杯子,分别给她自己还有我倒了一杯,然后把酒杯举到我面前。

  「喝得惯吗?」她问。

  「喝……得惯……不过老师带学生喝酒是不是不检点啊。」我也不知道怎么就从我的嘴里溜出了后半句话。

  「废话还挺多。」她碰了一下我的杯子,自己率先把杯中的酒喝了下去。「饭后酒而已,有助于消化的睡眠。」

  我也不好意思愣着,只能跟着她喝了自己杯子里的酒。

                 2

  「小冬同学每天晚上都自己学英语吗?」她突然问道。

  Shit!哪壶不开提哪壶,她怎么上来就问这么尖锐的问题,难道昨天晚上她真的瞥到了我手机上的内容?这个时候要镇静,千万不能乱了阵脚……
  「偶尔啦,刚开学没什么事做,想给自己找点正事。」说到正事两个字我心里不止虚了一次。

  「这么认真啊,小冬一定是一个可以努力上进的学生。」Y老师又向我和她的酒杯里倒上了酒:「以后来做我的班导师助理怎么样?我很需要你这样能干的学生呢……」

  「好好好好……好的……」我也不知道怎么突然就紧张得结巴了。

  她怎么是这样一个提问顺序?难道昨天晚上真的看见了什么打算要挟我以后天天像这样给她干活?

  还有她刚才那句话为什么把『能干』这两个字特意重读了一下……

  我颤颤巍巍地抬起酒杯喝下,脑子里紧张地思索着各种可能性。然而Y老师一直保持非常优雅的姿势,在桌子对面冲我微笑。

  总之不能掉价,逻辑什么的回去在想,我暗暗告诉自己。至少要应付掉当前的情况吧……

  「我第一次跟老师吃饭有点紧张,之前上学的时候都不怎么跟老师说话的……」我给自己打圆场。

  「看出来啦,你就是那种沉浸在自己世界里的小正太,我都能想象到你的手机里全是各种漫画和动画片。」Y老师戏谑道。

  她倒是把宅男属性的我描述得很准确,而且避开了「死宅」这个带有贬义性质的词汇。只不过我手机里还有别的不能看的东西就是了……

  「再喝点红酒吧,补身子。」

  喝红酒还能补身子?

  还有为什么好像隐隐约约好像听到了她把『身子』加重了读音……

  我一定是有点喝多了,感觉思维要开始错乱了。

                 3

  我们两个人的闲聊被「邦」的声响打断。也不知是谁拿杯子时不小心,把红酒的瓶塞碰到了地上。

  「哎呀,掉到地上了。」Y老师看着我,静静地笑着。

  看来她是没有要低头捡的意思了,我只好主动趴下身子去茶几下面找瓶塞。
  瓶塞不偏不正地躺在茶几的正下方,我只能伏在地上伸手掏出来……哎?
  面前的违和感让我的大脑瞬间空白。

  在我面前的是Y老师的脚——本来她的脚不应该在这里的,我们两个人有一个茶几的距离,就算我现在在中间趴下来准备捡瓶塞,Y老师的脚也应该放在茶几另一侧才对。能放到我面前的位置,很明显是她故意伸过来的。

  然而我的大脑还在拒绝「故意伸过来」这个选项,事情一定不会像我想象的那样发展,一定不会,Y老师穿着黑色的丝袜,面前的黑丝足散发着一种让我着魔的气味,这并不是那种不讲卫生多日不清洗的臭气,而是气味虽淡但却充满着女性荷尔蒙的体香。

  18年来,第一次这么近去闻一个女性的体香,我的下体一瞬间撑到了有生以来最硬的程度。

  Y老师缓缓把脚抬近,脚趾靠向我的嘴唇,将我的嘴唇掰开,伸入我的口腔中,在我的舌头上打转。

  淫靡的香味和舌尖的触感让我丧失了思考能力,来不及改变我趴在地上的姿势,我就不由自主的开始舔舐起Y老师的脚趾。

  而Y老师的另一只脚悄悄滑向了我的裆部,慢慢地踏上我下体撑起的帐篷。她用脚掌顶着我的龟头下方,轻轻地将我的男根压向我的腹部。

  我也不知道是酒精的作用让我出现了幻觉,还是Y老师喝多了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她的双脚就保持这样一只被我舔舐,另一只揉动我的帐篷的姿势持续了好久。

  「每天学英语的成效很不错嘛,想不到你已经能达到看英文小说的程度了。」
  我感到脸部立马被滚烫的热量所充满,酒精的作用加大了我害羞的程度。我不敢抬头,就静静地趴在她的脚底,把脸埋到了地板上。

  到底还是让她看到了,到底还是让她发现了我的秘密。不过现在我们在做什么?下一步会怎么发展?

  她弯下腰,拽起我的衣领,把我拖向客厅的另一角。我几乎是在地上以跪着滑行的状态在前进,而Y老师惊人的臂力竟然一只手就能将我提起。

  「给你机会承认你还不害臊,看那么骚的文字还舔着脸跟我说你在学英语。」她一只手按着我的后颈将我推向墙壁,另一只手将我的双手反剪按在后背。虽然我的身材在男性里算特别瘦的,但和女性比力气还从没输过。而我现在竟然被Y老师两只手压得动弹不得,只能任凭我的脸和胸膛紧紧贴在墙壁上。

  「你是M?」她把嘴伸向我耳边问到。

  「嗯……」我的声音小到连我自己都听不见。

  「喜欢逆插?」

  「……………………嗯」

  两句话回答出了我十几年来心中埋藏最深的秘密。此时此刻,酒精的迷幻、突如其来进展给我带来的震惊感以及疑似梦想成真的快感让我的呼吸和心跳急剧加速,双腿发抖。

  这难道就是我期待已久的被女人主导?

  这就是我一直渴望的被强势女人摆布?

  Y老师没有给我喘息的机会。她将我的双手按在了我的头顶,另一只手直接扒下了我的裤子。我的双臀就这样在她面前展露无遗,而我挺立的男根被顶在了墙上。

  啪——啪——几巴掌扇在了我的屁股上,面对第一次对我臀部的SP,我控制不住地发出叫声,这略微疼痛却又充满无限快感的刺激使得我愈加愈无法站立,本应直立在墙边的我慢慢地变成了上身与地面平行,下身弓出向墙外的体位。
  我的身高178cm,Y老师比我还要高一些。尽管我的身子不断地向下滑,她依旧能保持按着我双手还能惩罚我屁股的姿势。

  「真骚,打两下就发情了,你是不是天天晚上都自己打自己啊?」她加快了拍打的频率和力度,来自我臀部的响声也越来越大。

  「昨天晚上你是不是自己在宿舍里发骚呢?不怕你室友回来看见吗?」
  「你还好意思说你在学英语,一本小说就能让你看得兴奋,你也是够下贱了。」
  「是不是特别希望像母狗一样被别人操啊?」

  责骂的隐语劈天盖地地扑来,而卧只能用「啊……啊……啊……」这种发情一样的叫声来回应。

  连续不断地快感爆发在我的下体,让我不自主地扭动起我的腰肢。

  「你这是在躲还是在迎我的手啊?」Y老师嘲笑道。

  这时她突然趴在我身上,转手紧握住我已经挺立成铁棍的阴茎,然后以非常快的速度上下撸动。虽然隔着衣服,但我的后背依然能感受到她的双乳。同时,我的后背和屁股承担了她几乎整个人的重量,被异性包裹住的感觉又让我的思维再一次瞬间升天。

  而Y老师的嘴巴也没闲着,她包裹住我的耳朵,舌头不断地向我的耳道里伸。强烈的刺激让我不由自主地扭着身体想挣脱她,然而她的重量和力量使得我根本无法抗衡。

  「贱货……你个贱货……你个骚母狗……」即便是含着我的耳朵,Y老师的羞辱也没有停止过。

  双手被按住的酸痛感、耳朵传来的麻酥感、后背和臀部被包裹的幸福感、Y老师给予我淫语的羞耻感、还有男根被快速撸动的爽快感,多重感觉一同涌向我的身体,随着我的尖叫和一阵抽搐,我的马眼里喷出了大量的白色液体。

  如果以前自己手淫的时候是射精,那刚才在Y老师的刺激下可以称得上是喷精了。人生中第一次接受这么大的性刺激,阴茎在射完之后还在不停地颤抖,射出来的精液从墙上留到了地面,摊开的直径足足接近一米。

  而Y老师也在我射精之后放开了我的手,失去了支点的我迅速跪在了墙边,即便双腿跪在了自己射出的精液里也没有多余的力气去移动了。

  「撸你不到2分钟你就射了,光拍个屁股就能给你刺激这么大,你可真是个m。」

  做了这么激烈的运动,Y老师却像毫不费力一样站在原地。刚才的动作中,我的双手和后背其实是一直抵抗她的,但是她在用另一只手侵犯我阴茎的同时却一点没有松懈的意思。按道理来说应该需要的力气比我大,但此时反而是我摊跪在地上而她完好无损地站在原地。

  恍惚之中根本来不及整理思绪。最担心的事还是发生了,我的班导师看见了我自己偷偷看的小说,但此时此刻我却实实在在地被她侵犯了——以我最期待、最渴望的方式。

  「哦?你此时是不是有一种梦想成真的感觉?」刚才充满抖S女王气质的Y老师突然转变到了微笑模式。她用手抬起我的下巴,让跪在地上的我和她四目相对。

  我害羞地点了点头。梦想成真还不恰当,这简直超出了我的梦想。

  「还早呢,你怎么能这么着急就结束了呢?」Y老师突然又拽着我的手把我提了起来,让我的脸贴近她的档部。

  「这才是今晚的主菜呢,小受同学。」

                 4

  Y老师在我面前慢慢地褪去了她的衣服。

  上半身脱掉了除了胸罩以外的衣服。虽然不能看到完整的巨乳,但即使是露出一半的文胸也足够让我流鼻血了。黑色的蕾丝文胸上是那完美的脂肪曲线,双乳之间是那宛如峡谷般的乳沟。

  比起那从外面就可以窥伺一二的巨乳,更让我瞠目结舌的是她的腹部。拥有足以让所有女性设立成减肥标准的腰围不说,两条马甲线更是将她的性感又提升了好几个次元。而在这中间,更炸人眼球的是那清晰可见的腹肌。

  怪不得Y老师力气那么大,看到这种身材基本也就了解平时她的健身能有多努力了。

  原本就偏白的皮肤在褪去衣服之后显得更加性感,伴随着肌肉和脂肪的完美搭配,散发着不属于普通东方女性的雌性美。

  我被这身体看得着了迷,仿佛灵魂都飞向了那遥远遗世独立的理想乡。无论是岛国电影里身材爆炸又有极品性技让宅男们梦絮缭绕的A片女忧,还是好莱坞大片里毁天灭地攻气四射的女性超级英雄,甚至是二次元里顶级画师笔下设计出那精致脸蛋穿着华丽服饰身材比例极其不现实能够足以让无数宅男喊老婆的女性角色,都被我眼前现实生活中真真切切,能够触摸的到的实体所毁灭了。

  然而,我的惊讶还不止于此。再褪去上身之后,Y老师又缓缓地解开自己的裙子,脱下了那看一眼就让我下体青筋暴起的黑色丝袜,露出了一双修长晰白的美腿。在双腿之间,本应是女性私处的禁迷之地中,耸立着一个黑色的棒状突起物。

  黑色穿戴式假阳具。

  望着这模仿男性性器所作出的性用品,这种只在A片和小说里才能见到的物品的实体给我带来了无比的冲击。而这种穿戴式阳具放在了Y老师这种性感和健美并存的身体上散发着一种我曾经绝对不曾见过的气质。

  这种气质让我颤抖,让我崇拜,让我臣服,让我羞涩,让我兴奋,更让我在这一刻,不可救药地掉进了Y老师的情感漩涡中。

  「这才是你最喜欢的吧?」Y老师问。

  我被震惊地说不出话,只能动着喉结咽了口口水。

  「舔」剪短却有力的话语如同咒语一样让我将这阳具放入我的口中。

  我双手握着它的根部,来回有频率地吞吐,口腔里的舌头仔细地舔过假阳的每一道纹路,逼真的血管纹路和龟头边缘让我感觉我像一个女M一样给自己的男主人口交。

  「使劲舔啊骚货。」Y老师似乎对我的动作并不满意,她主动动起了腰,双手抓着我的后脑勺,以更快的频率将假阳刺向我喉咙的更深处。

  突如其来的异物感让我不知所措,呕吐的欲望从胸口涌上大脑,我的嘴角已经流出了些许疑似是红酒盒胃液混合的味道苦涩的液体。我只能被动地将嘴张到最大,任凭Y老师狠狠地侵犯我的口腔。

  「干死你……哦……干死你……干死你啊……哦……」

  我向她投去祈求式的目光,而她却没有停下来的意思,反倒在脸色越来越红,还露出了笑容。凭借着欺负我的快感和酒精的作用下,她似乎越来越兴奋,沉浸在我们这种病态的男女互动中。

  随着我一声干呕,她将阳具抽离了我的口腔,抽出的瞬间我吐出了一嘴不知为何物的淡紫色液体。喉咙那痛苦的异物感还没消除,可我那刚射完的下体却又羞耻地挺立了起来。哪怕我主观意识上很排斥这种痛苦,下体却无比诚实地出卖了我的内心。

  「屁眼被操过吗?」Y老师边问边褪去了我身上最后一件可以遮体的上衣。此时她穿着黑色三点式内衣,外带着沾满我唾液的黑色穿戴式假阳,而我完全一丝不挂地跪在地板上,双腿沾满了我自己刚才射出的精液。

  「……没有……」我低头小声答道。此时的我,内心的羞耻感已经不能让我直视Y老师的脸。「很好,今晚我就夺走你屁眼的处女。」Y老师把我提回茶几旁,将我屁股朝上按在地板上。

  我就这么无力地趴在地上,挺立的阴茎被加载了我身体和地板的中间,双腿不自主地分开,那一次都未被使用过的后庭就这样暴露在老师的面前。

  冰凉的润滑油被涂进了我的菊花,本是紧闭的后庭被Y老师沾满润滑液的手指打开,一种想排便的异物感从身后传来。

  然而,Y老师根本没给我适应的机会。她将剩下的润滑液涂抹在假阳上,与我的唾液混合在一起,然后坐在上了我的大腿。

  我的臀部被掰开,一个冰冷粗壮的异物缓缓刺向了我的身体。

  我的后庭,身为男儿身的尊严,就要被这个女人所夺去——从好奇,到了解,到沉迷,被侵犯的瞬间逐渐成为了我十多年以来最期待的性事——那本不可能存在于现实中的逆插,那几乎无法在生活中奢求的男女颠倒——师生之间的背德感,强势女人所给予我的被征服感——以及,十八年来在所有次元中我所见过的最美丽的女性——伴随着她腰间的挺入,生命线的变动在这一刻颤动于我的身后——————

  「啊!!!!」由于疼痛,我趴在地上大喊了起来。

  痛……痛……痛……真的好痛……

  肛门要被撕裂了一样。

  直肠壁要被顶穿了一样。

  眼泪止不住地从眼角流出。

  不能反抗,没有能力反抗。

  坐在我大腿上的Y老师死死地控制住我想要起身的冲动,她整个人扑到我身上,双手死死地将我的上肢钉在地板上。

  「忍住,小宝宝,你要慢慢适应它,慢慢感受它。」

  之前暴虐的语气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散发着母性柔情的话语。傲人的巨乳想比刚才在墙边对我贴得更紧,敏感的耳朵能清晰地感受到女人的呼吸。她的长发散落在两个人交合的身体中,为我的腋下和侧腹带来了些许痒感。按住我上臂的双手转为在我手臂处十指紧扣,手掌传来的热量逐渐让我开始放松肌肉。
  突如其来充满雌性爱意的包绕,让从小缺少母爱的我身心都受到了极大的震动,后庭的痛苦似乎在一瞬间烟消云散,紧绷的神经一下子被她松弛开来。这刻意而为之的肉体关怀触动了我内心最柔弱的点,虽然疼痛的感觉逐渐消去,但眼泪根本停不下来。良久以来的委屈、孤独、寂寞所建立起来的内心的坚冰,都在她这几个简单的动作下瞬间融化。

  「就这样,小宝宝,把你自己交给姐姐……」

  我再也不能维持自己的意志了。初次插入条件反射锁紧的后庭一下子松开,而她进入我身体的频率也逐渐加快。此时的我被她包裹在地板上,任凭眼泪横流,就这样地感受着后庭被出入的过程。

  被出入、被侵犯、被拥有。

  「交给我,宝宝,把你交给我……」

                 5

  我不记得那晚我们持续了多久。

  或许只是单纯的调情,但Y老师那晚着实触到了我最柔软的内心部位。
  我就那样一直流着泪,被她扑在地板上。

  髋骨撞击我臀部的声音响彻整个房间。

  她的腰身尽可能地展现长期健身的效果,即便是过了很长时间,撞击我的频率和力度依然不会减小。

  在我完全失去力气挣扎和扭动之后,她的双手游走于我的身体各个部位。时而拂过乳头,时而伸向男根,时而伸进我的口腔中,把玩我的舌头。

  我像一个泄了气的皮球一样,一动不动地哭泣着。

  这泪水混合着羞耻、感动,还有初次被侵犯的快感。

  她挺直了上身,将脸凑近我的眼睛,用舌头舔舐掉我的眼泪,随后亲吻我的嘴唇。

  我的初吻就这样被她从身后转着头抱着夺取了。第一次感受着进入口腔的另一只舌头所带来的温度,第一次吸食着另一个人给我带来的唾液。

  我的后庭从最初的疼痛,到单纯的异物感,再到渐渐的发热。

  会阴和男根之间的某个点被她连续冲撞,异样的刺激感渐渐加强。

  我闷哼着、轻声淫叫着,感受着男女颠倒所带来的快感。

  随着我的叫声渐渐加大,她的频率和力度也越来越快,双手开始抓紧我的乳头。

  「来吧,小宝宝,释放你自己,将你的魂魄丢弃吧!」

  乳头的快感、被侵犯的快感、被拥有的快感,和后庭被插入的快感再她那带有魔性的话语下一并爆发,瞬间,从后面扩散到全身的电流点燃了我所有的神经。
  原本在交媾开始便不再做任何动作的我,在高潮来临的那一刻像触了电一样从地板起身,将压在我大腿上的老师弹开到了身后,插入我后庭的阳具也顺势脱滑而出。

  我的意识已然错乱。虽然肢体的感受告诉我我正在动,但眼前所能看见的只有白茫茫的一片。我能感觉到后庭里流出的液体滴向了臀部和大腿,也能感觉到腹部的阳具射出了比精液稀且透明的液体。

  在全白的视野中,老师的脸庞逐渐变得清晰。

  随后我感受到自己被翻趟过来,温暖的双乳压上我的胸膛,火热的嘴唇与我相接,再一次让我体会到了接吻的快感。

  「从现在起,我们身心合一。」

  双手被握住,嘴唇又再一次被覆盖住。

  「啊,身心合一。」

  眼前的光线逐渐变暗,意识开始真正地离我远去。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